【Ajde Nole】单凭这一点德约科维奇就能在网坛历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两样遗憾其实并没有减损德约科维奇的成就,毕竟在同一年的四大满贯取得3冠1亚的成绩,已经达到了公开赛年代以来男子网坛的第二高峰。因为自1969年以来,还没有任何男球员能登上年度全满贯的峰顶,能做到比肩罗德拉沃尔。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未来的网坛仍会记住2021年,记住德约科维奇在这一年取得的辉煌成就。

实际上,就算不考虑赛场上的成绩,但就赛场外的成就来说,德约科维奇在去年发起成立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PTPA)也将在网坛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若以现在的视角来审视成立PTPA这个事件,很多人会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并不值得大书特书,甚至将其视作挑战权威、分裂网坛的非团结行为。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某个重大事件发生时,当时的亲历者和普罗大众很难认清其重大意义,也难以料想会给未来造成多么重大的影响。

就好比,当比利·简·金1970年联合9位女球员签署“1美元合约”时,当时的人们对其报以反对、讥讽和不屑,没有人意识到这个事件会对未来网坛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而现在我们都知道,“1美元合约”事件推动网球实现了男女同工同酬,也推动成立了现在极具影响力的WTA。

如此看来,德约科维奇去年发起成立的PTPA,未来可能真的像比利·简·金发起的“1美元合约”那样,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毕竟两者都是为了推进网球的变革。

前一种被视为顶层的既得利益者迫于压力或良心发现,被动或主动地向下层让渡利益,表现为温和的改革;后一种则被视为底层的利益受损者觉醒或不堪忍受而起身反抗,表现为暴力的革命。

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总是伴随着变革,变革是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力量。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组织,其发展历程大致都是如此。

变革总是发端于标志性的历史事件,而标志性事件的发生必然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当矛盾和危机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再配上合适的时间和人物,变革的号角就会在突然之间吹响。

对于网坛来说,奖金分配不合理、底层球员不受尊重、重大决策缺乏公开透明,这些都是长期以来饱受逅病的顽疾。但是,变革的呼声总是此一阵彼一阵,很难形成集中统一的、有实际影响的强大推动力。

底层球员人数众多,推动变革的动力也非常大,但他们缺乏统一的组织和领头人,无法将分散的动力集中起来形成一股澎湃的力量。众多底层球员如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庞勒在《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所说的“盲目、冲动、狂热、轻信的乌合之众”,当权者正是利用他们的这些特点漠视底层呼声,继续维持自身的统治。

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推动网坛的变革,就需要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合适的领头人。

去年8月30日,刚刚在辛辛那提夺冠的德约科维奇联合波斯皮希尔、伊斯内尔、施瓦兹曼等60多人站立在球场上,以这种方式宣布PTPA的成立。

根据PTPA官网的介绍,该组织“正在联合和动员来自世界各地的网球运动员,旨在推动职业网球决策的透明度和公平性。我们正在共同为当今和子孙后代建立一个公平的、可持续的竞争环境。”

前世界排名第5的唐纳德·戴尔(Donald Dell )在最近一期的美国《体育画报》撰文指出,德约科维奇并不是出于自己个人利益而成立 PTPA。他相信这位塞尔维亚传奇人物组建这个协会是为了帮助其他球员,因为他几乎获得了所有能够获得的金钱、名气、权利等资源。

“他肯定不是为自己做这件事。他不需要再为自己争取经济利益,他比赛奖金超过1.51亿美元,更不用说代言费了。他没有必要为此分心,也没有必要为这个事情给自己惹上麻烦。因此,他这么做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为了底层球员争取权益而战斗。”戴尔在文中写道。

戴尔进一步强调说,德约科维奇本可以轻松地离开,让他的朋友波斯皮希尔去完成所有工作。然而,他正在引领这项运动,他的目标是确保世界排名100开外的人也能依靠网球过上美好的生活。正如PTPA官网宣称的那样,德约科维奇实际上是在帮助下一代网球运动员能够享受到更公平的待遇。

作为PTPA的联合发起人,波斯皮希尔近日表示,德约科维奇领导下的PTPA在过去一年做了大量“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工作主要有三项:一是参与ATP推出的“30年改革计划”,为底层球员争取权益;二是推动赛事奖金分配改革,使奖金分配更倾向于前几轮出局的球员;三是与全球著名的体育推广公司Opendorse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指导底层球员挖掘自身商业价值以改善生计。

“这是网球界最神圣的壮举之一,如果德约科维奇在这个过程中让波斯皮希尔担负重任,没有人会责怪他。德约科维奇连夺澳网、法网和温网,并在美网夺得亚军,这是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没人能达成的成就。德约科维奇在赛场上的巨大成功也让他产生更大的责任感,他正致力于让下一代球员,包括众多排名非常低的球员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戴尔补充道。

那么,揭竿而起的领头人为什么是德约科维奇?为什么不是像他那样拿了那么多大满贯、赚了那么多钱的其他人?难道他们看不出网坛目前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底层球员长久以来遭受的不公吗?

相比其他既得利益者,德约科维奇的出生背景、成长经历都使得他更关心底层球员的疾苦。用一句当下时髦的话来说,先富起来的德约科维奇期望能带动所有的网球运动员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实现更广泛的公平和正义。

自罗德拉沃尔以来,德约科维奇在几乎所有重大纪录方面已经追平或超越了其余球员。更重要的是,德约科维奇目前还保持了足够的竞争力,未来他在赛场上做的所有事情都将是打破旧纪录和创造新历史。

不仅如此,德约科维奇在赛场外卓越的领导力、强烈的担当意识、舍我其谁的勇气,这些都是其他球员难以企及的。更何况,作为既得利益者,德约科维奇能勇于牺牲自己的利益,以此去换取更广泛的公平正义,这更是难能可贵的举动。

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就是,德约科维奇作为顶尖球员却大力倡导削减冠亚军的奖金用于提高前几轮的奖金,已跻身最高层却更体恤众多底层球员,这在很多人看来显然是吃饱了没事干的“愚蠢”举动。而这样的“愚蠢”恰恰是其“大格局、大胸怀、大智慧”的最好证明。